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都市庄园主

未经博主允许,请不要转载本博客的自创博文和照片,谢谢!

 
 
 

日志

 
 
关于我

关注国家和世界上发生的大事,关注高等教育改革,喜欢运动、音乐、朗诵,愿意和有同样情趣的人交往.........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2012-04-20 11:40:49|  分类: 美文收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我们一起来放牧心灵!《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胡杨,秋天最灿烂美丽的树,洒下一地金黄,是一亿三千万年前最古老的树种,只生在沙漠。地球九成的胡杨在中国,中国九成的胡杨在新疆,新疆九成的胡杨在塔里木。在这里,一边是三十二万平方公里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一边是三千八百平方公里的塔里木胡杨林。两个天敌相互对视,彼此僵持,整整一亿年。两者之间迷离蔓延的,是一条沧桑的古道,它属于人类,便是丝绸之路。想想当年路上络绎不绝,逶迤前行的人们,一边是空旷的令人窒息的死海,一边是鲜活的令人亢奋的生命;一边使人觉得渺小而数着粒粒流沙去随意抛逝自己的青春,一边又使人看到勃勃生机的绿色而挣扎走完人生的旅程。太多的疑惑使人们仰望苍天,风雨雷电,变幻莫测。人们便开始探索,开始感悟,开始有了一种冲动,便是想通过今生的修炼而在来世登上白云了解天堂的奥秘。如此我们不难明白,佛祖释迦牟尼是如何从这条路上踏进中国的。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西域,风云变幻,曾经三十六国的繁华,狂嘶的烈马,腾燃的狼烟,飞旋的胡舞,雄浑的羯鼓,肃穆的僧侣,缓行的商队,以及那万里蜿蜒直达皇城长安的座座烽台……都已被茫茫大漠,漫天黄沙洗礼的斑驳苍凉。经年千载,只剩下破败的驿道,荒凉的古城,七八匹孤苦的骆驼,三五杯血红的果酒,几曲英雄逐霸的故事,一支飘忽天边如泣如诉的羌笛。显然还有胡杨,簇簇金黄的叶,傲立于黄沙暮云,醉人心魄的图画,无声的震撼……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胡杨,是最坚韧的树,能在四十度烈日下娇艳,能在零下四十度中挺拔,不畏侵入骨髓的斑斑盐碱,不怕铺天盖地的层层风沙,他是神树,是生命的树,是不死的树。那种遇强则强.逆境奋起.一息尚存.绝不放弃的精神,使所有真正的男儿血脉賁张。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胡杨,是最包容的树。包容了天与地,人与自然。胡杨林中,有梭梭.甘草.骆驼草……它们和谐共生。容与和,儒学的真髓。胡杨林是硕大的群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团队,是典型的东方文明群体架构。它根茎佷长,穿透虚无漂移的流沙,竟能深达二十米去寻找泥土,并深植于大地。如我中国人的心,每个细胞,每个枝干,每个叶瓣,无不流动着文明的血液,使大中国连绵不息的文化,虽经无数风霜雨雪,仍然同根同种同文独秀于东方。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胡杨,是最悲壮的树。生下来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下去千年不朽,这不是神话。无论在塔里木还是内蒙额济纳旗,都能看见大片壮阔无边的枯杨。他们生前为所挚爱的热土战斗到最后一刻,死后仍奇形怪状的挺立在战友与敌人之间。他们让战友落泪,让敌人尊敬,那亿万棵宁死不屈双拳紧握的枯杨,似一个悲天悯人的童话,一种凛凛然士为知己者死的气节。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胡杨并不孤独。胡杨林前生着一丛丛.一团团.茸茸的.淡淡的.柔柔的红柳。她们是胡杨的红颜知己。她们面对着肆虐的狂沙,背倚着心爱的胡杨,一样地坚韧不退,一样地忍饥挨渴。不禁又想起远在天涯海角,与胡杨同一属种的兄弟,他们是红树林。与胡杨一样,他们生下来就注定保卫海岸,注定要为身后的繁华人世而牺牲,注定要抛弃一切虚名俗利,注定长的俊美,生的高大,活的清白,死的忠诚。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胡杨不能倒。因为人类不能倒,因为人类文明不能倒。胡杨曾孕育了整个西域文明。两千年前,西域为大片葱郁的胡杨覆盖,塔里木.罗布泊等水域得以长流不息,水草丰美,滋润出楼兰.龟兹等三十六国的西域文明。拓荒与征战,使水和文明一同消失在干涸的河床之上。胡杨林外,滚滚黄沙埋下了无数辉煌的古国,无数铁马冰河的好汉,无数福利奢华的商旅。埋下了无知与浅薄,骄傲与尊严,埋下了伴他们一起倒下的枯杨。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让胡杨不倒,其实并不需要人类付出什么。胡杨的生命本来就比人类早很多年。英雄有泪不轻弹,胡杨也有哭的时候。每逢烈日蒸熬,胡杨树身就会流出咸咸的泪,他们相求人类,将上苍原本赐给他们的那一点点水仍然留下。上苍每一滴怜悯的泪,只要洒在胡杨林入土即干的沙土上,就能化出漫天的甘露,就能化出沸腾的热血,就能化出清白的正气,就能让这批战士前仆后继地奔向前方,就能让他们继续屹立在那里奋勇杀敌。我看到塔里木与额济纳旗的河水在骤减,我听见上游的人们要拦水造坝围垦开发,我怕他们忘记曾经呵护他们爷爷的胡杨,我担心他们子孙会重温那荒漠残城的恶梦。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站在这孑然凄立的胡杨林中,我祈求上苍的泪,哪怕仅仅一滴;我祈求胡杨.红柳与红树,请你们在坚持一会,哪怕几十年;我祈求所有饱食终日的人们背着行囊在大漠中走走,哪怕就三天。我想哭,为那些仍继续拼搏的战士哭 ,为倒下的伤者哭,为死而不朽的精神哭。想让更多的人在这片胡杨林中好好地哭上一哭 ,也许那些苦涩的泪水能化成蒙蒙细雨再救活几株胡杨。然而我不会哭。因为这不是英雄末路的悲怆,更不是传教士的无奈,胡杨还在,胡杨的精神还在,生命还在,苍天还在,苍天的眼睛还在。那些伤者将被治疗,那些死者将被祭奠,那些来者将被激励。

大漠胡杨,人类的伟丈夫。。。。。。 - 仰望星空 - 仰望星空

直到某日,被感动的上苍猛然看到这一大片美丽忠直,遍体鳞伤的树种问:你们是谁?猎猎西风中有无数声音回答:我是胡杨。

(图片来自库鲁克盘羊)致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