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都市庄园主

未经博主允许,请不要转载本博客的自创博文和照片,谢谢!

 
 
 

日志

 
 
关于我

关注国家和世界上发生的大事,关注高等教育改革,喜欢运动、音乐、朗诵,愿意和有同样情趣的人交往.........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先生的言论  

2013-03-23 17:38:52|  分类: 美文收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校长是在08年上任北大校长的,那是在我进入北大以前。第一次见他是在大一开学典礼时远远地在主席台上,是个个子不高,笑得很和蔼的人。后来陆陆续续还有几次接触,听过他的讲话,也从他手中接受过荣誉。感觉的确是个非常平易近人的校长。如他自己所说:”我是解放后的第10任北大校长,所有北大校长中,可能也没有一个是像我这样的背景和家庭出身的,考上北大,我连鞋都没舍得穿,是光脚走的。“这样的一个校长,与我们没有距离,没有隔阂。这样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周校长,也许没有北大历任校长的挺拔身高和伟岸外表,但他是一个实实在在做工作的好校长。
     周校长曾经说,他有五个梦想:课程受到同学们的欢迎;开辟新的研究领域并取得国际领先地位;利用网络与所有有意愿的人分享北大教育资源;加强学生们的国际交流;建设一个强大的教育基金会,为教师同学们提供专门的科研交流经费;收回红楼,北大曾经的梦想之地。在任不足五年,他的梦想也许没能一一实现。但他给北大、给北大师生办的实事却都在我们眼里:提高青年教师工资,留住人才;为学校发展争取校友资金,提高学校设施水平;为学生宿舍安装空调;实现太阳卡和校园卡两卡合一,解决食堂拥堵问题……这后两件事,看起来是小事,但却是之前一直没能解决的老问题、也是我们学生最关心的大问题。
     我只是北大的一名普通的学生,但北大是我的母校,周校长是我们的师长,我们敬他爱他,就如同尊敬自己的长辈一样。在北大的这三年,看了不少关于北大的流言蜚语,关于周校长的不实传言,围绕着这位个子不高的校长争议总是不断,网上铺天盖地骂声一片。我不是个冷静的人,有时总忍不住在网上与人分辨几句。但真话无人听,流言却总是有人信。从被媒体断章取义的"北大是世界最好的大学,美国教育一塌糊涂”到所谓的“拜母下跪作秀”,到“向领导媚笑”,到后来的“邹恒甫、梦桃源”。
      我知道,很多人对于中国教育的现状总是不满的,但是不是这样就有理由将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到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身上,发泄到北京大学身上呢?网络的谣言总是不需要成本的,造谣者肆无忌惮,围观者也便不加分辨就破口大骂。但又有多少人真正了解事实的真相呢?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不敢说我了解,但我会去探索事实的来龙去脉,这也是北大教给我的治学态度和人生经验。 
       我想问问某些人:你们只看见媒体说周其凤在讲话中说“美国教育一塌糊涂,总统都不懂得尊重人”,但有没有看过他的原话是什么?你们只见到他对领导的笑脸可曾见到他对学生、对学校的教师和后勤工人也是一样笑得春光灿烂?
       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先生的言论 - 一塔湖图 - Life @ PKU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先生的言论 - 一塔湖图 - Life @ PKU
 
  

       你们只听见邹恒甫说梦桃源如何如何,可曾看到他后来所说的“我笼统地写北大教授主任在梦桃源淫乱的确是夸大了”“我说话往往夸大,这是我的一贯风格”,“北大有些院长副院长系主任看见梦桃源美女就想淫乱,但由于梦桃源管理得好,好色的人没办法去做”。到头来竟成了莫须有的罪名!
       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老师的言论 - 北大小小草 - life @ PKU
 
      这样莫名其妙泼到北大、北大师生、北大校长身上的脏水真的太多了。今日又在微博上见到认证为“中国当代知名历史学家”的雷颐在微博上造谣称“北大传今天下午开干部教师大会提前免周其凤校长职,教师一片欢腾,不知确否。但民意尽显,有关部门该反省吧!”
  这位雷颐先生,我暂且尊称您一声老师,您作为“中国当代知名历史学家”可也是按这种方式进行学术研究和考据的么?学生不才,但也想指出您的几个错误。
  首先,周其凤校长生于1947年10月,已于去年底满65岁。按照国家规定,国内有30所高校校长享受副部级待遇,北大是其中之一。按照规定,副部级干部退休年龄为65岁,周校长不过是年龄原因不再担任校长一职,何来“提前免职一说”?
  其次,看您的微博,中午都还在机场等飞机,请问又如何得知北大教师“一片欢腾”?为何远在机场的您都知道了而我们这些身在燕园的学生却不得而知?
  再次,“不知确否”何来“民意尽显”?请问是否将您的私心当做了民意?全体的北大教师和学生就又怎么被您莫名其妙地代表了一回?您与周校长是否有恩怨或是您对他为何带有偏见我们都不得而知,但请您不要以这样的言论来伪造周其凤校长在师生中的负面形象!
  最后我想告诉您的是,今日突然听闻校长即将卸任,老师那里如何反应我不得而知,至少今天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并未如您所说“一片欢腾”,但学生中间确实一片怀念之声。
   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老师的言论 - 北大小小草 - life @ PKU
 
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老师的言论 - 北大小小草 - life @ PKU
 
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老师的言论 - 北大小小草 - life @ PKU
 
写在周校长卸任之时及回应雷颐老师的言论 - 北大小小草 - life @ PKU
       这就是今天北大燕园的氛围——一片怀念,一片不舍。这是不是也该包含到您所说的民心中去?相比于您,燕园学子是否才是更有发言权的人?
   
      雷颐老师,您将谣言当做民心所向,且不说您是否调查过民心,您可知谣言就是您这样一个个不负责任的人散播起来的?作为北大的一员,我也承认北大存在很多问题,有很多做得让社会大众不满意的地方。但是北大一直在努力,周校长一直在努力。北大作为一所大学,只是学校教育的终端。在埋怨北大培育不出人才时,您和您这样的人可曾反省过你们是如何从小给您的孩子灌输思想的?又是如何对您的孩子进行基础教育和家庭教育的?北大只是一所大学,却承受了太多太多该有和不该有的指责。周校长,他只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他不能因为他所处的位置就必须接受恶心的揣测和诋毁。对于您的言论我只能说,其情可悯,其心可诛。
      望您思之慎之,好自为之。
                                                                                               北京大学 2010级不知名学生一名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